王卫军访谈,书之妙道

  王卫军

  书法

  1972年出生

  访谈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2017 年 第 3 期

  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嘉宾简介

  采访时间:2013年7月10日下午

  吴勇 字可嘉 别署逸斋

  采访地点:江苏省南京市王卫军家中

  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南京市玄武区书法家协会主席,南京林业大学化学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南京林业大学书法协会名誉会长、指导教师,南京林业大学教职工书法协会会长。

  王卫军:“三名工程”是中国书法家协会近年来精心策划组织的一项有学术品质、有广泛影响、有深远意义的重要活动。因为这个时代是一个书法非常繁荣的时代,这个时代需要有一批优秀的书法人才,需要推出一批可以无愧于这个时代的经典作品。不管这次活动能否真正推出一批能够代表这个时代的精品,它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评选本身。所以,我觉得这样的活动坚持再搞下去的话,对整个中国书法的发展和繁荣一定会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1996年以来执教大学书法。

  记 者:您知道吗?您是这次50位书家中最年轻的一位。

  出版专著有:

  王卫军:我作为70年代出生的而且据说是50位书家中最年轻的一位,我感到非常荣幸!首先我们这一代人,能够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本身就是非常幸运的,因为这个时代是我们中华民族正在走向复兴的一个伟大的时代,也是我们中华文化正在逐渐找到自信和自觉的一个时代。我们小的时候对书法的了解的确是一知半解,在温饱都不能解决的那个年代,谈艺术是太过奢望了。所以在小时候那种经济文化都很贫瘠的环境里去谈艺术,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是有幸的是,我们随着自己的不断成长,幸运地迎来了国家的振兴和整个民族文化的复兴,我们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面成长起来的。包括今天书法教育的不断完善,学习环境和条件的不断改善,这都是在我们之前出生的人不可比的。所以,我觉得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应该肩负着这样的责任,去把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尤其是书法这样的文化精髓发扬光大。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脉,文化的传承是每一代人的责任和使命,不管你能否成为这个时代的大师,能否在文化的历史长河里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都有这样的责任。

  《中华传统老作坊·走近造纸坊》(吴勇、程金兰著,江苏少儿出版社2003)

  记 者:说说您学习书法的路径。

  《中国书法通论》(徐利明、黄正明、常汉平、吴勇等6人,普通高校文化素质教育系列教材,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

  王卫军:我算是一个自学成才的人吧,我从小就受到父亲的影响喜欢上书法,从骨子里面对书法怀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结。我是三槐堂的子孙,我们王姓有一个很大的分支叫三槐堂,在《古文观止》里收录有苏东坡写的一篇文章叫《三槐堂铭》。据说王铎也是三槐堂的后人。也许是因为血脉里就流淌着书法的基因,就流淌着对书法难解的情结,所以我从小就特别喜欢书法。从小时候父亲教我习书开始,到今天已经有三十几个年头了。在这个过程中,的确书法给了我很多的辛酸苦辣,也给了我很多的快乐,让我在学习书法的过程中接触传统文化,接触文化的精髓,而且学习到一些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我在20岁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叫《书家梦》的文章,记录了我年少时对书法怀有的一种美好的梦想。尽管我到部队以后,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专门从事书法创作和研究,但是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书法的追求。那么多年下来,我觉得自己伴随着书法事业的繁荣发展也在不断地成长进步,也陆续获得过一些书法的奖项,取得了一些艺术的成果。

  《中国书法鉴赏》(主编黄正明,副主编常汉平、吴勇,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014苏少版《书法练习指导》编写团队核心成员、分册主编。

  记 者:您是从各种大展中获奖并为人所知的,是这样吗?

  《书法鉴赏》(主编黄正明,副主编常汉平、吴勇等,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

  王卫军:应该说我的书法艺术的成长与进步得益于中国书协组织的一些活动。我二十几岁时就在“七届全国展”中获得全国奖,这对我产生了巨大的激励作用,给了我在书法之旅中继续前行的动力和勇气。《中国书画报》曾经也邀请我谈谈参加国展的事。我写的题目就是《我们的目标在远方》。就书家个体而言,展览只是一个竞技的平台,一个找准自己艺术定位的平台而已,并不是书法的目的所在。所以,作为一个书法家参与展览也只是通过在这样的一个平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来给自己一个客观的评价和定位,通过参加展览,开阔眼界,借鉴别人学书的经验,从而进一步明确自己努力的方向。当然,从中国书协或者国家的层面来说,通过这样的平台去了解当代中国书法事业发展的状况,理清发展的脉络,分析研究书法发展存在的倾向性问题,从而找准它未来发展的方向是十分有必要的。所以,作为个人,我觉得我们都不应该把一次参展、一次获奖作为沾沾自喜的资本。我个人也决不会让过去的那点成绩羁绊自己前行的脚步。作为修习书法的人,更多的应该是不断加深对书法的理解,不断吸收优秀的传统文化,不断丰富自己生命的阅历和体验,从而来提升自身的艺术水准。

  《千古名联》美工钢笔书法字帖(王惠松、吴勇合著,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2012)等,参与江苏省书法等级考试《硬笔书法》等教材编写。

  记 者:关于当代书法您如何评价。

  各类期刊发表书法类文章40余篇。

  王卫军:不管别人怎么去看待这个时代的书法家,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这个时代的书法,我觉得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时代是书法非常繁荣的一个时代。在历史的长河里,这个时代的书家们无疑会留下他们的足迹,会留下他们辉煌的一页。当然,这个时代也是书法不断探索发展的时代。无论是曾经的学院派、流行书风,我都非常尊重他们。因为,虽然我走的是一种传统的道路,自然会尊重传统,但是我同样非常尊重所有的对书法创新发展做出探索和努力的先行者们。我觉得正是因为有这些不断的探索,书法才有真正的未来。虽然大家都越来越理性地去看待过去曾经这样或那样的探索,但是无疑这种勇敢的探索给这个时代的书法带来更加丰富多彩的甚至全新的面目,给书法开辟了更加广阔的视觉效果和发展的可能性。对其他各种各样的探索,我觉得都应该得到尊重、宽容和理解,正是因为有更多的人来介入这种书法的探索,我们书法未来的道路才会更加宽广。

  《书之妙道——对话书法》吴勇老师做客南京新闻广播FM106.9《对话》节目

  记 者:您几岁开始练字的?

新蒲京娱乐场777 ,  对话全文

  王卫军:我5岁开始研习书法。

  吕冰:2017年8月29日星期二,上午10:12分,欢迎大家关注今天的对话节目,我是节目主持人吕冰。今天的天气比昨天要明显阴凉许多,昨天的温度35℃,让人非常难耐,但今天却让人感到非常凉爽。今天节目的选题与天气也相呼应,用流行话说是一股清流。我们先介绍一下今天的嘉宾。今天特别邀请到的是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吴勇。吴主席您好,欢迎。

  记 者:是受父亲影响的吗?

  吴勇:主持人好。非常高兴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和大家聊一聊与书法相关的话题。

  王卫军:是的。我父亲在我们那个相对偏僻的地方也算是方圆上百里、几十里范围内数一数二的文化人,他是60年代初的大学毕业生,虽然出自贫寒家庭,但是我父亲从小就写得一手好字。所以在我没几岁的时候,我经常会站在桌边看他写字,并且特别好奇。父亲看我可能也是孺子可教,就特别用心地教我写字。

  吕冰:好的,欢迎吴主席的到来。我刚才说了,我们今天的选题像是一股清流,今天我们聊的是书法。其实聊到书法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个范围太宽了。中国的书法传统也是源远流长,所以我们从哪个点来切入呢?想来想去,我的第一个问题,其实也够大的。请吴主席给我们介绍一下,中国书法的发展历史,还有中国书法的艺术魅力究竟在哪里?

  记 者:刚才您说的您是三槐堂的后人?

  吴勇:这个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之前中央电视台曾经做过一套专题系列片《中国书法五千年》。简单来说,中国书法的发展、传承是和中华文明的发展、传承相生相伴、同步进行的。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当中,有非常非常多的闪光点。我们简单来说。

  王卫军:是的。

  吕冰:好的。

  记 者:这是可以追溯上去的?

  吴勇:早在1万年前,大体在新石器时期,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刻画的符号。汉字出现的雏形实际是和刻画的符号相关的,是经过抽象、凝练的符号型刻画。我们能看到的最早的、成熟的文字形态,应该是殷商时期的甲骨文。关于甲骨文的发现,发生过很多的故事,而且很多故事与我们南京也有关。

  王卫军:对。现在王姓是中国的第一大姓了,号称总数已经超过一个亿。三槐堂是我们王姓中非常大的一支,在我们的家谱中,一直可以追溯到周灵王太子晋。所以我经常在我的作品上,盖上一方三槐堂的印章。

  吕冰:与南京还有关系?

  记 者:王铎也是你们这支的吗?

  吴勇:对。大体上来说,与甲骨发现相关的第一个人是王懿荣。一般的说法是,他生病了,在抓来的药里,他发现有一味叫龙骨的药材,上面有被刻画的符号。他是文字学家,感觉到这应该是一种古老的文字,而这种字和平时见到的小篆不一样,于是他就追本溯源。后来发现这东西在河南安阳出土很多,就联想到这可能是殷商时期的东西。当然,具体把时间确定为殷商时期还有后面的很多专家做了很多工作。之后,在王懿荣家做家庭教师的刘鹗,就是写《老残游记》的作者,受王懿荣影响,他不仅搜集甲骨,还进行甲骨的研究、著录,写了一本书叫《铁云藏龟》是著录甲骨的第一本书。龟,就是承载甲骨文字的龟甲、兽骨。在此之后,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董作宾等一大批专家对甲骨都有深入研究。金陵大学前身汇文书院的创办人加拿大人福开森也收集甲骨,现存南京大学,其中有刘鹗的收藏。顺便提一下,30年代有一次规模非常大的针对安阳出土甲骨土方的甲骨室内发掘,就在南京的鸡鸣寺(今天的省科技厅附近)。当时的中央研究院的史语所集中了一批当时考古学家、甲骨文研究专家,这次室内甲骨文发掘在整个甲骨文研究的历史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甲骨文之后,或者与甲骨文同步的、铭刻在青铜器皿上的文字,称之为金文。狭义上的金文,指的是殷商到两周时期,称为大篆的金文。非常典型的如《毛公鼎》、《散氏盘》等等,学书之人都会用到。再往后,就是秦始皇统一六国,书同文。为什么要书同文呢?因为春秋战国的时候,文字非常丰富多彩。比如一个“马”字就可能有三四百种写法。

  王卫军:据族人考证,王铎也是三槐堂后人。

  吕冰:三四百种写法?

  记 者:“二王”呢?

  吴勇:对!就像我们的方言一样,每到一个地方语言不同,文字也是如此。有秦系文字、楚系文字等各大系列,它们之间有很大的区别。所以到了秦始皇的时候,他就做了一项非常伟大的工作——“书同文”,统一了文字。在秦系文字的基础上简化,并且以《泰山刻石》这类文字的形式昭示天下,这种文字我们称之为“小篆”。在小篆时代,大家实际日常书写的文字并不是小篆,而是写在竹木简牍上的秦隶。这种文字已经带有浓厚的隶书味道了,也就是说隶书的出现比我们通常想象的要早得多,它并不是在小篆的基础之上演变出来的,而是在大篆时期由于书写便捷的需要、由于美化的需要而出现的。隶书的真正繁荣是在汉代。说到隶书还要提到一种书体,草书。草书的出现是在隶书时期,也即是说隶书的草写即是草书。汉代的草书称之为“章草”,带有浓厚的隶意,有些波磔的东西。楷书是在东汉末年到三国期间逐步成熟起来的。非常典型的例子,比如在南京和长沙出土一批吴简,这批吴简的字看上去既像隶书、又像楷书,隶书的燕尾被简省掉了,变成顿笔,结体还有隶书的痕迹,已经是早期的楷书了。当时有位书法家叫钟繇。

  王卫军:“二王”这个我就没有去追溯、考证了。据说,“二王”也是周灵王太子晋的后人。

  吕冰:是历史人物吧?

  记 者:您的书法风格是怎样形成的?

  吴勇:是历史人物。

  王卫军:艺术风格肯定是源于各方面不断的积累。从学书法开始,我一直是在比较传统的所谓的正路上走过来的,一直是从传统的经典作品里汲取营养的,基本上从来没想过要像一夜暴富一样形成自己的风格面貌。我觉得书法的风格包括艺术的风格,肯定是水到渠成的,并不是说我想形成什么样的风格就能形成什么样的风格,风格一定是与一个人的学养、生命体悟、社会阅历,以及对艺术的理解密切相关的。

  吕冰:好像前一段时间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有这个人。

  记
者:您基本上没走过什么弯路,因为您有这样一个家庭、这样的一个父亲,手把手把您带入书法的正道。

  吴勇:没错,这个人应该说是曹操手下非常重要的谋士,但是他又是书法史上最有名的书法家之一。我们经常说的“钟王”,就是钟繇和王羲之。钟繇传世的小楷作品是我们学习楷书的最经典的范本之一。一般认为他的《宣示表》是王羲之所临摹,所以王羲之的书风承传和他有很密切的关系。传世的钟繇楷书是不是靠谱呢?毕竟都是刻本,是以拓片的形式流传下来的,并没有真迹传世。以现在发现的长沙、南京出土同时期的吴简、马鞍山还有同时期吴国大将朱然墓出土的名刺,他们的文字形态与之对比书风是符合的,由隶而楷,我们可以看到书法演变很自然的发展脉络。东晋时期的中心地带也是在南京,我们说“旧时王谢堂前燕”。“王谢”是什么人?王与马共天下,王导辅佐司马氏在南京建立了东晋。所以王氏家族的地位在当时而言是非常显赫的,而王导擅书,草书写得非常好,王导是王羲之的叔父。所谓“王家书法谢家诗”,谢安本人也有非常精美的手札传世。所以东晋时期是书法的大繁荣时期。简单来说,东晋时期楷书、行书、草书取代了篆书、隶书的地位,并取得了空前的发展,并对将来的书法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称“二王”,即王羲之、王献之,为帖学书风的开创者。王羲之写《兰亭序》到现在已经1600多年了,他开创的以这种书风为代表的帖学体系至今盛行不衰,有强劲的生命力,所以王羲之在历史上是书圣。王羲之的代表性书体是楷书、行书和草书,如《十七帖》就是他的草书作品丛帖。他的草书和汉代的草书相比,减少一些波磔和隶意的同时而变得更为流便,书法上称之为“今草”。“今草”在东晋定型后,可以说书体到了东晋时期就已经完全齐备了。我们一般所说的篆、隶、草、楷、行在东晋时期就已经全面了,在此之后就是风格的演变和发展。简单来说,晋人尚韵,崇尚韵致,尚韵书风。唐人尚法,唐人把草书、楷书的法度堆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书法是有法的,它是在法的基础之上的一种自由挥洒。唐代出现了一位书法家,颜真卿,简单来说,颜真卿将书法化秀为雄。颜体大楷、行草在唐代都是最强劲的时代烙印。宋人尚意,宋代尚意书风以苏黄米蔡四家的行书为代表。元代赵孟頫举起了复古的大旗,回归到晋唐的规则和法度之中,回归到经典和传统。到了明代,书法发展和演变,一条线是明初期到明代中叶,继承赵孟頫的所传承的继承晋唐的复古主义书风体系。比如明初“三宋二沈”的宋克等人,比如说最近正在上海展览的明代中叶吴门书家的手札表达出来的主流书风,其中的唐寅、文征明、王宠,他们的书风主体还是传承的晋唐传统书风。还有另外一条线。今天南京博物院推出了一场展览,叫“青藤白阳”,徐青藤(徐渭)、陈白阳(陈淳)加上晚明的王铎、黄道周、张瑞图等,这些书家动辄用八尺、丈二巨大尺幅的立轴书写行草大字,酣畅淋漓,这一条线我们称之为“表现主义”书风。“表现主义书风”在某种程度来说是宋代“尚意书风”的一种延续。通俗而言,一种更见功力,即赵孟頫为代表的复古主义书风;另一根线更讲性情,即表现主义书风。清代从大体上来讲,从康熙到乾隆,皇帝家族特别喜欢赵孟頫、董其昌,以帖学为主。但是有一样东西部不可忽视,清代对于金石学、文字学的学术研究空前重视推动了书法的蓬勃发展,体现在对于篆书、隶书的回归。篆书、隶书从先秦到秦汉之后被楷行草取代,一直到明末清初,篆书、隶书又被重新关注。清初有位很著名的代表书家郑簠,他是南京人,他就是以隶书作为他的代表性书体进行创作。清代中期还有邓石如、伊秉绶,这都是隶书大家。清代后期,书坛开始关注北碑笔法,所谓北碑,狭义上出自魏晋南北朝的北朝碑版,后来含义拓展到先秦、秦汉的金石文字。所以清代后期碑学占据主流地位,以篆书、隶书、北碑体书风为主流的一种书风。到了民国,碑和帖两种书风百花齐放、发展融合,形成了今天多姿多彩的书坛格局。

  王卫军:应该说没有走过什么弯路。一直是沿着这样的一条传统的路走来的。

  吕冰:所以吴主席,我说第一个问题就太大了。这才上半段,我们都快超时了,一直说到到了民国才将一个大致脉络梳理出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