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之神安迪,沃霍尔谈钱的时候

图片 1

图片 2

金钱与艺术,就像一对正在地下情的爱人,私底下如胶似漆,难舍难分,表面上却总是互不理睬,假装我们不熟。作为上世纪最伟大,商业最成功的当代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对钱是怎么样的一种理解呢?

安迪沃霍尔这个人,不好随便写。因为总是写不对。艾未未称他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

以下内容为安迪沃霍尔采访原文:

如何去描述一个难以尽述之人这个彻底改变世人评价、看待艺术的人?也许从他自己的话来看更能说清楚了:

钱对我来说就是黄金时刻。钱是我的心情。

的画面就是它的全部含义,没有另一种含义在表面之下。如果你想了解一个真正的安迪沃霍尔,只需看看的我绘画、电影和我的外表,没有什么东西隐藏其后。

我不觉得手里拿钱会感染细菌。钱有一种豁免权。当我手里拿着钱时,我觉得,那些纸钞不会比我的手有更多细菌。对我来说,我的手拿起钱时,它变得百分之百干净。我不知道这些钱从哪里来有谁碰过、碰过什么东西一切全在我的手碰触到它的瞬间被抹得一干二净。

我的作品完全没有未来,这我很清楚。只需几年时间,我的一切将全无意义。我敢确定我看着镜子时,什么也看不到。别人总说我是一面镜子,如果一面镜子看着一面镜子,里面能看到什么?

对我而言,当我没有任何用钱摆不平的问题时,就是最好的时光。

安迪沃霍尔笔下的《时尚女模特》、《毛泽东》、《花》

能买到朋友是一件很棒的事。我不认为有很多钱然后用它来吸引人又什么不对。你看看吸引了谁:每个人。

首先,安迪沃霍尔代表的波普艺术家彻底印证了生活和艺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艺术不再是少数人享用,而属于普通大众。可以说安迪沃霍尔在波普艺术中的开拓和革新对于现代艺术的多样互融起了巨大的引导作用。20世纪艺术家中唯有毕加索可与之相提并论。然而,当他听说毕加索一生画了四千张画,

我们都在寻找的是那样一个人,他并不在场,却能付钱。

想:四千张画我一天就画好了啊!

在哈洛广场,人潮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涌进梅西百货公司。至少他们看起来像是来自全世界。其实他们都是美国人,而尽管有着许多不同的肤色,但他们的血液里、心里、眼里全都有着买买买。

安迪沃霍尔的代表作品《西红柿汤罐头》

商业是最好的艺术。

怎么会?
因为沃霍尔尝试将艺术纳入复制、量产程序。他将自己位于纽约的银色工作室称为工厂,在这里,所谓的艺术品被置于流水线下生产,根本不讨论艺术技巧和原创性。他的作品没有原作可言,全是复制品,他就是要用无数的复制品来取代原作的地位。

创作商业艺术这个东西远胜于艺术性艺术,因为艺术性艺术无法供养它所占据的空间,但商业艺术可以。

安迪沃霍尔在工作室

商业艺术(businessart)乃是艺术(Art)的下一个阶段。我以一名商业广告艺术家(commercialartist)起家,希望能以一名商业艺术家(businessartist)终了。在我从事过叫做艺术或不管叫什么的那件事之后,我跨进商业艺术。我想成为一名艺术商人(ArtBusinessman)或者商业艺术家。商业做得好是最令人着迷的一种艺术。在嬉皮的年代,人们贬抑商业这个概念他们说:金钱是不好的。还有,工作是不好的。但是赚钱是一种艺术,工作是一种艺术,而赚钱的商业是最棒的艺术。

很多作品甚至根本就是他的助手完成的,名字则是他的母亲代签的。他说:

想成为一台机器

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是一部机器,每个人都应该和另一个人一模一样。

我二十年都吃相同的早餐,我想这也是反复做同一件事吧。

我喜欢无聊的东西,我喜欢一样的、可以被不断的重复的事。

我的画从来不是我所想要的那样,但是我已经习以为常。

你仔细想想看,百货商店就是一个博物馆。

我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我没有内涵,我的一切都摆在这里,15秒的事情。

然而就是他大量复制当代著名人物的脸孔、将浓汤罐头与可乐瓶化身成艺术品,使得沃霍尔处在最具创造力和最激进极端的艺术舞台中央,光芒万丈。安迪沃霍尔用独到的表达方式诠释了当时工业化大批量生产的背景下,西方社会中成长起来的青年一代的文化观、消费观及其反传统的思想意识和审美趣味。

安迪沃霍尔作品中被不断复制的梦露

作品中充斥着美国社会的消费主义、商业主义、名人崇拜。同一个主题元素,或者不同色相的主题元素在同一个作品中不断重复出现。沃霍尔看明白了商品:商品的本质是复制。而不是价钱。

沃霍尔的第一件创作是可口可乐。

个国家的伟大之处在于,在美国开始了一个传统,在那里最有钱的人与最穷的人享受着基本相同的东西。你可以看电视喝可口可乐,你知道总统也喝可口可乐,丽斯泰勒喝可乐,你想你也可以喝可乐。可乐就是可乐,没有更好更贵的可乐,你喝的与街角的叫花子喝的一样,所有的可口可乐都一样好。

安迪沃霍尔的可口可乐

从此可口可乐、罐头甚至美元、明星等商业对象置于画布中央,这完全打破了高雅与通俗的界限。他描绘了简单清楚而反复出现的东西,这些都是现代社会中最令我们辨认的形象符号。沃霍尔打破了永恒与伟大的界限;打破了手工艺品与批量生产、达达艺术和极少艺术、绘画与摄影、画布与胶卷的界限。他给平庸添上悲剧色彩,使悲剧变得平淡无奇。他摧毁了艺术形象的等级制度,取消了规定艺术的专横界限,他沟通了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两种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