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胡汉春正式入驻中国华夏万里行书画家协会,商会宝鉴

中国华夏万里行书画家协会是国内一家比较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书画协会,长期为艺术家服务,为普通艺术爱好者服务的一个较大的文化协会。胡汉春现已正式成为其中一员,胡汉春主攻篆书,隶书,兼作嵌名联!

王俊(正方):我们中工智能制造产业联盟是免费会员的。我们不收钱任何会费,我们所有的收入从服务中间产生。

陈墨(反方):我们坚持一个观点,公益是协会的标配。商业造血是协会的个性化服务,我相信每个协会都有免费和收费的。那你能说下,免费的会员和收费的会员会有不同的服务吗?如果会员提供给你们后续的介绍和后续的商业化价值,你们会不会对他有区别性对待?这实际上就是说,你协会本身需要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商业造血功能。其次对你的会员来说,如果他受到的只是一个免费标配功能,他不会有太多的收益。可能入了会之后明年就散了,因为他没有商业的造血功能。第二,如果交的会费多,有个性化服务。他能受到定制的个性化服务,会员本身受到一个商业价值。

中国式众筹首席架构师华南秘书长—陈墨

深圳市侨媛协会—杨于涵

张艳葵(正方):商协会是政府跟企业之间的桥梁,如果说靠经商能够解决很多社会问题的话,政府可以直接找商事体,就不需要我们的社会组织。特别像社会组织里面的基金会,成立很多基金是关爱到社会上一些比较弱势的群体。包括社会组织的一个国际起源来讲,是要帮助弱势群体才开始发展到现在的阶段。我们之所以作为商协会的角度,一定是要有公益的爱心,才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所在。包括政府职能的转移,政府项目的采购,都会给到我们服务的资金。这个是有限的,可能百分之二三十是用到工作服务的支出,百分之七八十全部要用到公益活动上。我们女创会也是做了很多政府采购的项目,我们对外所有提供的一些路演、创业大讲堂,包括心理辅导,全部是做公益的。对于社会需要帮助的群体来说是非常好的。如果我们只是为了去赚钱,而不实现政府功能来做,那我们商协会就没有多大的价值了。

反方观点,正方攻辩

陈墨(反方):这是相当于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商协会本来就是有公益服务和商业造血两个功能。如果说哪个为主的话,我们选择商业造血。首先,我们认为公益只是商协会一个非盈利组织的入口,当然也是一个收口。但是作为一个协会来说,它要持续性运营。作为一个协会的会员来说,它也要持续性运营。因为我们服务的是商协会,“商”是我们的主体,目标就是以营利为目的。你所提供的服务如果不能做到持续性,这是不长久的。从另一面看,你想做公益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说商业造血对于协会来说更需要去打磨,去创造。

正方观点,反方攻辩

陈墨(反方):公益跟赚钱不对等,今天的题目并不是赚不赚钱,今天的题目是商协会的主要运营方向在哪里。一个商协会成立,它服务的对象是哪些人?是中年人。中年人他要的不是标配的服务,他要的是你给他后续的产业的配比和资源的链接。对于我们协会来说,正是有这些中年人,他们背后的企业才会使它更有价值。

王俊(正方):首先,我们联盟成立之初,做了一个所有成员不收费的决定。我们属于项目制的合作,作为一个协会,它的会费是入门的门槛。深圳很多协会的会费都很低,更多的是通过其他服务。商协会还是以公益的角度出发,我们要先认清自己,给企业提供个性化服务。帮助他们的同时,得到商务回报。

张艳葵(正方):陈秘表达的非常棒。你刚刚谈到的公益对于商协会来讲是标配,你还是把它摆在第一个来讲。你的商业造血,也就是一个辅助性的工作行为。我们女创会有一个增值服务,跟你的商业造血创收是两码事。我们做会员服务或者是政府项目服务的时候,我们需要人员,人员作为劳动价值对等。不存在是为了创收,我认为我们的观点还是对的。

杨于涵(反方):商协会刚开始在中国诞生的时候,大家对商协会不太认同,也不太清楚这个组织的意义。所以它一开始是以公益服务作为起点来发展,但是随着社会发展迅速,特别是在互联网+的时代,你必须去整合各种资源去供给自己。所以我们提出一个新的概念是“以商养会”。这个商指的就是造血功能,有句俗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同样也适用于我们的商协会组织。如果没有商业盈利,这个协会是不能去运营和落地执行的。所以我是赞同以商养会作为商协会的重心。

图片 1

王俊(正方):承接过政府职能的都知道,这是一个公益项目。协会赚不到钱,往往还要亏钱,为什么还要接呢?就是一个公益性。

反方陈词

王俊(正方):商协会应该是把公益作为重点。首先商协会是非牟利性组织,非营利性组织,这是它的基本属性。它是由我们企业共同发起,也是我们社会各个相关机构共同组成的一个平台。它是作为平台的一个存在,所以说它更多的一个重点是公益性。

王俊(正方):为什么叫商业造血,如果咱们协会帮你处理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公益方来跟政府谈判,抱着一个我要赚钱的目的来谈。协会帮助企业造血,那是协会的一个天职,但是我们要说的本质是协会自身的造血。